李存信_明星个人资料_图片_介绍_写真_作品_履历

李存信个人资料:

李存信
英文名:
性别: 民族: 回鹘
身高: 生日:
体重: 生肖:
国籍: 中国(内地) 星座:
出生地: 中国山东青岛 血型:
职 业: 演员
毕业院校:
所属公司:
代表作品:

 

李存信图片:

李存信

粉丝量:85470  点赞:0  热度:0

 

李存信个人简介:

李存信(862年-902年),本姓张,回鹘人,唐朝末年河东镇(后唐)将领,李克用养子,位列十三太保。另有男芭蕾舞演员也名为李存信。

主要成就

1、位列十三太保

星路历程

1961年,李存信出生于中国山东青岛的一个穷困的家庭。他们家有兄弟七人,他是老六。他们每天吃的都是地瓜干,兄弟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精神和物质都极其贫乏。如果没有意外,他将继承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命运之神眷顾了他。11岁的时候,他被毛泽东夫人江青派去的人挑选到北京舞蹈学院学习芭蕾舞。1979年,作为第一批官派艺术留学生,李存信到了美国,后来他选择留在那里。这一“叛逃”事件几乎引起中美两国间严重的外交纠纷,在整个西方轰动一时。事件平息后,李存信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当上了美国休斯敦芭蕾舞蹈团的首席演员,担纲主演过多部经典的西方芭蕾舞剧,并获得了世界芭蕾舞蹈大赛的一枚铜奖和两枚银奖,成为当时《纽约时报》评选出的世界十大优秀芭蕾舞演员之一。1995年他离开美国定居澳洲,加入澳大利亚芭蕾舞团并担任主要演员。1999年他在38岁的时候退休,转行当起了股票经纪人。因为来澳州之前李存信已经是成功人士,当地很少有人知道他过去非同寻常的经历。即使在美国,由于他的刻意低调,和他一个芭蕾舞团的同事都很少知道他传奇般的过往。例如休斯敦芭蕾舞团驻团乐队的一个叫Lois Kannwischer的演奏家在amazon的书评上留言说“…Given that I was playing in the Houston Ballet Orchestra when he came to the US and Houston, it was especially enlightening to me because I really had no idea what was going on in his life at the time; I only saw the superb dancing and a very nice individual. ”(“…当他来美国和休斯敦的时候我就在休斯敦芭蕾舞团驻团管弦乐队里任职,这本书真是让我开了眼,因为我完全不知道他生命中发生的那些事,我只看见了绝妙的舞蹈和一个完美的人”)因此他决定把自己从一个农村孩子成长为芭蕾巨星的传奇经历写出来。

2003年9月8日,《毛泽东的最后一个舞者》(Mao’s Last Dancer)在澳大利亚出版,立即在澳大利亚和西方世界引起巨大轰动,连续五十六周登上澳洲的畅销书榜,并在2004年10月获尼尔森图书奖,仅在澳洲发行量就超过四十万册,而澳洲仅有人口2000万人口,如果作一个类推,以中国的人口来计算,这相当于在中国发行两千五百万册。

2009年10月1日,电影《最后的舞者》上映,由Jan Sardi改编剧本,由Bruce Beresford执导,由英国伯明翰皇家芭蕾舞团首席演员曹驰饰演李存信,

李存信:李存信曾是北京舞蹈学院的演员。1979年,作为第一批官派艺术留学生,李存信到了美国,后来他选择留在那里。此事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近日,他在书中回忆了当年:

为了爱情选择留在美国

很快就到了1981年4月,不到一个月我就要回国了。休斯顿芭蕾舞团首次到纽约演出的两周时间里,我非常想念女友伊莉莎白,想到离开她回到中国,我就越来越感到难以承受。对祖国的责任和对家人的爱,还有对西方生活和艺术的向往都复杂地缠在一起,折磨着我。

离回中国之前二天,早晨10点,在哈里斯县的婚姻注册处,我和伊莉莎白签了结婚证件。劳瑞和戴华斯是证婚人。

走出婚姻注册处,我心中想:我和伊莉莎白结婚了!紧跟着,头脑中马上涌现出一个大问题:这样做对休斯顿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本·斯蒂文森如何交待?

第二天,劳瑞夫妇和伊莉莎白帮我把行李装入汽车。回到劳瑞的公寓,我终于拿起了令人畏缩的电话说:“本,我结婚了,先不回中国了”。好半天之后,本·斯蒂文森的声音过来了:“你必须回中国。明天!”随后,他要求我给领事馆一个解释,告诉他们,他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被扣押在中国领事馆

我们被带到一个会客室。本和剧团律师查尔斯已经坐在那儿了,副总领事张宗绪也在场。房间里的气氛很紧张。张宗绪希望和我单独交谈,但伊莉莎白拒绝了。

就在这时,4个保安人员冲着我和伊莉莎白跑过来。仅仅几秒钟功夫,他们就将我和伊莉莎白分开了,抓住我的手脚把我抬进了顶楼上的一间小屋子。

就在这间屋子里,张副总领事极力劝说我返回中国。他激动地说:“你认为一个外国人能真心爱一个中国人吗?现在改变主意并不晚。”但我拒绝了他,“我爱她,我不会和伊莉莎白离婚的。

“叛逃”事件惊动了两国高层

关于我在领事馆被扣的事很快传播开了,领事馆门口慢慢聚集了一大群人。查尔斯首先给美国联邦法官伍德罗·西尔斯打了一个电话。接着,他又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准备好上诉文件。随后,查尔斯又打了最重要的一个电话,他打给了美国国务院。查尔斯告诉一位负责管理中国事务的官员,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希望美国政府立刻行动。

查尔斯回到办公室准备了一切法律文件后,到了联邦法庭让法官签字。随后,他和一位法警拿着这份法庭命令返回领事馆。第一个指令要求领事馆带着我去法庭解释扣留我的原因;第二个指令是禁止领事馆将我送出美国领土。查尔斯多次和领事馆接洽,但都没被允许进去。

接下去,查尔斯接到了李洁明(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里负责亚洲事务,后来担任过驻北京大使)从白宫打来的电话,里根总统托他询问事件的进展。最后是美国国务院的电话,让查尔斯马上去中国领事馆,通知他们将电话接通,因为来自华盛顿中国大使馆的指令竟然也打不进去。

查尔斯再次去领事馆时,是下午4点钟。他单独与张副总领事面谈。张副总领事一次又一次问查尔斯,是不是一定要释放李存信?“是的。如果你不马上释放李,问题将更难以解决,而且会越来越严重。”查尔斯回答。

下午5点,张副总领事来到我房间,最后一次劝说我。从他看着我的眼神中,我看到一丝不易察觉的理解。然后,他让我先走下楼梯,与守候在下面的伊莉莎白、劳瑞和查尔斯等人见面。